李芯芯老师的智利海沟调查手记(结束语)

2018-04-04

累并快乐着——智利海沟调查手记之七

        迄今我有七次海洋科学考察经历。第一次出海调查是在中国海洋大学读硕士时的实习,后来在美国读博士期间,两次参加中国东海的973航次,两次参加墨西哥湾的“缺氧机制”研究航次,再到墨西哥湾BP石油渗漏航次,本次智利海沟调查航次。如前所述,出海是费时费力费钱的巨大工程,所以做好本职工作是最为首要的,除此之外,每一次的海洋调查于我都有难以割舍的珍贵记忆。

        墨西哥湾一个航次中,顿顿油炸食品和牛排。因不习惯饮食加上晕船,我吃的很少只能喝水充饥。忽然某天大家吃午饭时,厨师先生单独给我做了面条加鸡蛋,我感动的都要哭了。东海航次中除了船员、几位老师和几个博士比我年长,大部分人都比我小。大家一致都喊我芯芯姐而非师姐,让我也倍感亲切和责任。

        本航次大家工作之余一起也有说有笑,使繁忙的工作不显枯燥。比如大家会一起听音乐聊天跳舞。欧美人热情奔放跳舞的间隙,我鼓励有舞蹈功底的赵昕来一段民族舞,她含蓄灵动的舞姿迎来经久不息的掌声。Jamieson教授给我弹吉他伴奏,我唱英文歌,后来我选了一首中文歌,稍微看了下吉他谱,他竟然可以跟着感觉配合我弹奏。你可以想象当时我的激动心情吗,他可是现代海沟研究的先驱之一啊!Turnewitsch教授虽然年逾五旬,却天天在酷酷的帽子外再戴一个大耳机,每天听着音乐工作的样子,神似一超酷炫DJ。Ulloa教授和Escribano教授年轻时一起在加拿大求学,为了生活,他们曾一起在酒吧驻唱。船上工作之余,两位教授一起弹吉他、吹口琴、唱歌,感动之余我觉得丝毫不逊色于专业乐队。Zabel教授严谨沉稳,他告诉我船上工作时段负责人是不能离开睡觉的,大清早老看他在甲板上一圈圈的转,估计是负责沉积物采集工作,一宿未睡,靠转圈驱赶困意吧。Thamdrup教授平时很严肃,不爱说话的样子,但我和他很聊的来。除了听他给我讲海沟的氮循环过程,对我跟他讲的碳循环过程提出看法和建议外,他告诉我很多海沟工作都不清楚,鼓励我要勇于尝试……

累并快乐着,想想人生能有几次可以在东太平洋上迎着朝阳做瑜伽呢?怀着对大自然的敬畏,工作间隙我依然会跑到甲板上去看浪花飞溅,继续梳理思考我的人生。

   

  

 ——2018年3月25日于智利海沟

 

不负韶华——智利海沟调查手记之八

        Glud教授2013年关于海沟Nature Geoscience文章中的七个作者来自世界五个国家的八个研究机构,而其中的四人均参与此次航次。与他们共同生活一个月,还可以亲眼看他们的法宝现场如何工作,于我一个年轻的科学家而言,已是说不出的激动和满足了。

        智利的海洋科学家Ulloa教授告诉我,十几年前我国政府曾带着深海观测设备去找智利政府寻求合作,但对方当时没有深海观测能力,只能作罢。他说若是现在,智利政府再给他打电话联系相关项目,他可以自信的答应。也很期待他7月份对南科大海洋系的访问交流。

        在每天一次的科学家会议上,我们分别陈述自己的研究兴趣和工作目标,也会分享现场测试的数据和初步结论。我代表南科大海洋系向大家介绍了我们的古菌-地球组学重点实验室的发展梦想,以及自己在本航次想要解决的主要科学问题,并分别与各位优秀的科学家讨论并邀请他们到南科大访问,参与我们的南方海洋科学系列讲座,同时也希望能为海洋系的深海及海沟研究走向世界做出努力。

        本想写篇自己做了什么,但觉得平时就絮叨了不少,还是讲些大家不常听到的吧。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海洋调查不仅仅是顺利得到数据样品,更夹杂着晕船时的难受、仪器下放时的担心、空回收时的失落、缆绳出问题时的焦急、和连续工作时的疲惫不堪;海洋学也不仅仅是上升流和肉眼看得见的鱼虾,更多的关于微生物(例如古菌)的学科交叉研究起步较晚甚至才刚刚开始,包括其鉴别分离培养、生物有机地球化学过程、生命演化等特征人们都还不清楚,而在南科大海洋系的支持和张传伦教授的带领下,我们的古菌-地球组学重点实验室便要率先在海沟极端环境中的这个崭新领域开创自己的特色研究。  

“Make history with us” ,这是印在南科大T恤上的文字,也是对南科大人的殷殷期盼。看到偌大的知名 “太阳号” 15个国际参与单位名单中,南方科技大学海洋科学与工程系赫然纸上,我内心微微一热。从智利圣安东尼奥码头出发,到厄瓜多尔瓜亚基尔市下船,一路上认识了很多人,交了很多朋友,学了很多东西,采了很多样品,随手记下这四十天的所闻所感。如若本手记能让大家对海洋系的了解加深一点点,吾愿足矣…….

        凌乱数语,承蒙祖嘉禾老师对手记的谬赞和众人关注,诚惶诚恐。航次中,萦绕在耳边的是祖老师教导我的家国情怀,铭记于心间的是赶上了好时代,不负韶华。

向所有的前辈们致敬! 

 

 

 

 

 

 

 

 

 

 

 

          

——2018年4月3日于瓜亚基尔市码头

The end.

Dr. Jamieson

Dr.Zabel

Dr.Turnewitsch

Drs.Ulloa and Escribano

Dr.Thamdrup

Copyright © 2020 The Institute of Archaeal Geo-Omics Research . All rights reserved.